看这些国家如何构建“廉价”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域外反腐 > 正文  
看这些国家如何构建“廉价”政府  

  建设廉洁节约型政府已经成为世界共识。有的国家政府采取各种手段和措施来降低行政成本,并取得了良好的成效。这些国家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
  

  韩国:政府号召高峰时段关掉暖气

  

  冬季一向是韩国的用电旺季,因为家庭供暖一般使用的是依靠电能的地热设备,办公楼、商务楼则使用中央空调。为此韩国政府制定了明确的节电措施。根据韩国《中央日报》2011年11月11日的报道,除了对高耗能企业有所限制外,还要求4.7万余栋商业和教育设施降低室内温度,要求其暖气温度必须保持在20摄氏度左右,而去年冬天受此限制的建筑物只有478家。此外,2600处一般用途建筑在上下午用电高峰时段需关闭暖气30分钟。


  韩联社的报道则教韩国民众如何节能又保暖。如果将长时间使用空调改为每天只使用4小时,那么仅20天就可以节约电费将近1万韩元。把室内温度从23摄氏度下降到20摄氏度,可以节约20%的采暖用电,人们只需加一件内衣即可,它可以让体感温度上升大约3摄氏度。


  韩国政府还出台了一项紧急节能计划,要求各部委和国企在上午11时至12时以及下午5时至6时停止暖气供应;所有的政府办公楼都须将室内温度控制在18摄氏度左右,同时提倡公务员穿保暖内衣御寒。官员们会定期在办公楼里巡视,检查温度。

  

  日本:连用纸都“斤斤计较”

  

  日本是经济强国,但它也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国家,大约90%的资源依赖进口,这些也促成了日本社会养成节俭的好习惯。


  在日本街头行使的多是低排量的小车,这与国内尤其是公车动辄2.0、3.0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日本政府于1979年颁布实施了《节约能源法》,2003年做了修正。


  此外,日本政府也注意做好了节约带头工作。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办公场所小,会议室也很简陋,一些地方政府努力通过ISO4001认证,检查自己节约不力的地方,为社会做出表率。夏天,日本政府在全国推行夏天不穿西装不打领带的运动,空调温度是28摄氏度。


  日本政府在节约资源的诸多方面身体力行,营造了良好的社会氛围。日本总务省说,2002年度中央政府各部门因推行办公电子化节约了大量纸张。相当于7.7亿张A4纸,可装满1500辆载重两吨的卡车。日本总务省的调查显示,2002年度平均每名职员用纸保存的信息,如用A4纸打印有5.28万张,比上一年度减少了2.13万张,而平均每名职员保存在电子媒体上的信息如果用A4纸打印将有67.2万张,比上一年度增加了31.6万张。这些数字都说明了日本政府部门办公电子化进展的程度。此外,由于办公电子化的快速发展,日本政府部门管理和搬运纸张的工作量也相应大幅减少。


  日本政府的各部门依然挤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造的旧楼里。除了外务省、经济产业省和财务省几个重要部门外,其他的省、府大多是几个部门挤在一栋楼里,名曰“共同厅舍”。为节约办公资源,方便民众办事,大多数地方政府都实行集中办公。公务员的办公面积有严格规定,不搞特殊化。


  在日本,部门与部门之间,同一级别的公务员之间基本没有差别。政府的办公用品很普通,甚至比较简陋。会议室的椅子、桌子都十分轻巧、结实,设计也很人性化、舒适度高。这些桌椅架子基本为不锈钢,材质好,重量轻,结构简单;桌面为复合材料,工艺水平较高,经久耐用。许多桌椅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至今仍在使用。而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包括计算机在内的许多办公设备是租借社会专业租赁公司的。

  

  新加坡:“电子政府”大算节约账

  

  新加坡节省政府开支堪称典范。1996~2000年新加坡公共服务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例分别为9.2%、16.2%、6.3%、7.5%、4.1%。仅就这一项来看,新加坡的政府成本改革就已交出了出色的答卷。


  从1995年5月新加坡推出“公共服务21计划”开始,新加坡以减少政府成本为主要目标的改革重点集中在三个方向。一是在保持经济政策正确的前提下,坚持把重点放在制度改革上,即机构的简化、公务员的高效和廉政,从制度刚性上控制行政成本的增长,最大限度地减少显性成本。二是加入全球性的政府重组运动中,引进市场机制,根据其机构特点循序渐进、不断深化,使政府卸下沉重的财政包袱。三是构建电子政府并在相应的行政程序和办事原则方面进行创新,以减少政府运行成本。


  从政府成本角度来看,新加坡政府的“高薪养廉”必然造成政府显性成本的增大。但“高薪”降低了政府官员贪污腐败的可能性,减少了腐败引发的隐性成本。新加坡从1981年起就开始发展电子政府,经过多年的努力,新加坡在电子政府建设方面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在服务的深度上位居全球第一。“电子政府”既可以降低以办公费用为表现的有形政府开支,同时因为“电子政府”大大提高了政府的工作效率,降低政府隐性成本的作用也十分显著。虽然新加坡为构造“电子政府”有较大的投入,但由“电子政府”带来的政府显性成本和隐性成本的降低,远远大于为此所投入的费用。


  新加坡政府还注重减少因决策失误造成的无谓成本支出。决策失误是最大的浪费,决策失误的当事者终会离去,但决策失误的苦果却要由整个社会成员来品尝。新加坡通过一系列政策吸引优秀人才加入公务员队伍,从事政府管理工作,在公开透明的舆论和国民压力下,优秀公务员组成的政府集团非常谨慎地作出决策。这就使新加坡政府在运作过程中因公共决策失误而转嫁给国民的隐性成本非常低,减少了决策的机会成本。

  

  以色列:部长开会自来水“侍候”

  

  以色列是一个典型的缺水国家,该国将水资源比作“21世纪的能源”,视其为关乎国计民生的战略问题。为节约支出,以色列内阁秘书处决定,政府部长开内阁例会不再备专门的瓶装水,而代之以自来水。以色列内阁指出,矿泉水的成本是等量普通自来水成本的1000倍,政府部门应停止饮用矿泉水而安装自来水净化器。这一决定的实施将为以政府节省大量资金。


  据以色列《新消息报》网站报道,这项规定的建议者“水企业联合论坛”主席戴维?科赫迈斯特说,自来水相对便宜,部长开会喝自来水也能“以身作则”,证明政府对自来水系统的信任。


  科赫迈斯特的建议得到以色列内阁秘书长兹维?豪泽的认同。豪泽决定,这一规定必须实施。不过,豪泽还是给部长们开了个“后门”。他说:“如果部长们有要求,我们可以在水杯里加些薄荷或柠檬什么的。”


   以内阁还呼吁政府部门运用各种手段节约资源,如全部使用回收纸(以政府回收纸使用率在世界上排名靠后)、节约用电(以政府每年电费高达7.5亿谢克尔,约合2.2亿美元)等,并要求各部门每两个月提供一份用电情况报告,以便对各部门用电量进行比较,并将结果进行公示。以内阁还呼吁犹太事务局、议会和高等法院等其他机构也采取类似措施。

  

  瑞典:政府办公房全靠租

  

  瑞典是市场经济发达国家,人均收入名列世界前列。然而,瑞典中央政府除首相府外,政府办公用房全部是租用的,租用的原则是经济适用,完全实行市场化运作。办公用房租金按照人员用房定额,列入国家财政预算。


  具体做法是,各部门自行到市场上租用房屋,自行选择地址,但要受到经费预算中办公用房租赁专项费用的约束。随着房地产形势的变化,经过比较,如果某处办公用房租价太高,在这里办公的政府机构就必须另行择地租赁,目的是减少办公用房租赁费用支出。房屋的物业管理费用体现在房租中,物业管理由房主负责,政府机关只花钱雇人清扫即可。


  各部门租用的办公用房由国家事务管理办公室统一管理,统一代表中央政府与房主打交道。国家事务管理办公室服务司负责对办公用房保洁服务进行招标,并监督服务质量。他们认为,引进清洁公司提供服务,比直接雇用人员、自我服务的费用要低得多。新租用的办公用房由该司协助使用部门分配。


  瑞典政府各部门办公用房市场租赁的经验模式,已经逐步渗透到其他通用性资产的管理工作之中。政府各部门的办公设备、办公家具等资产的管理,大部分也是通过租赁取得。各部门经费日常支出以消费性支出为主,主要用于购置纸笔、文件夹等低值易耗品,很少有资产购置性

支出。办公设备、办公家具主要有两种来源:一种是直接通过向社会专业租赁公司租用;另一种是租用的办公用房中包含办公设备和办公家具,这类资产的日常维修和保养均由出租方负责。这种做法大大减少了政府部门的日常工作量,政府部门无须考虑资产折旧、更新、维护和处置等问题,部门运行效率也随之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