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拟对公职人员境外资产加强监督管理
当前位置 :首页 > 域外反腐 > 正文  
俄罗斯拟对公职人员境外资产加强监督管理  

 

  俄国家杜马安全与反腐委员会7月26日及8月1日分别收到“一软一硬”两份加强官员境外资金监督的法律草案。俄国家杜马安全与反腐委员会近日收到“一软一硬”两份对官员及议员的境外资产监管的提案。克里姆林宫也态度明确地表示,要反腐就必须对官员及议员的境外资产进行监管。然而,这两份议案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强烈反对,因为这触及了一些人的切身利益 

  本报驻莫斯科记者朱冬传 

  7月26日及8月1日,两份加强官员境外资产监督的法律草案相继被提交至俄罗斯国家杜马安全与反腐委员会。其中一份“软修正案”要求官员、议员公开其境外资产,而另一份“硬修正案”则禁止本国官员、议员拥有境外不动产、海外存款和外国公司股票。 

  “一软一硬”两方案: 

  监管官员及议员境外资产 

  7月、8月正值俄罗斯全国进入夏季休假的季节,然而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部分议员却仍在不停歇的工作。他们此次针对俄罗斯官员的境外资产“开刀”,是要吹响反腐、反贪的“战斗号角”,为此提出了新的立法倡议。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国家杜马安全与反腐委员会相继收到两份反腐法修正案。7月26日,国家杜马副主席、统一俄罗斯党团议员谢热列兹里亚克和公正俄罗斯党议员伊波诺马廖夫共同提出了一份反腐法“软修正案”。这份修正案较为温和,只要求官员、议员公开本人在海外的存款、不动产和其他资产情况。 

  然而,弗雷萨科夫等5名议员8月1日又针对反腐法提出了一份“硬修正案”。这份修正案较前者更为严厉,直接禁止了本国官员和议员拥有境外不动产、海外存款和外国公司股票。据悉,这两份修正案将在国家杜马秋季复会后进行审议。比较而言,反腐法“硬修正案”具有更为广泛的代表性,囊括了来自统一俄罗斯党、公正俄罗斯党、俄罗斯共产党和自由民主党等党派议员的意见。 

  此外,反腐法“硬修正案”中还降低了所涉及人员的“门槛”。受到法律制约的对象包括总统、政府内阁成员、俄上下议院议员、联邦及各级政府官员…… 

  同时,反腐法“硬修正案”给各级官员和议员处置自己的境外资产设立了时间表。此外,修正案还把官员和议员们的资产分为“现在时的”资产和“将来时”的资产两部分。对于“现在时”的国外资产,当事人务必进行妥善处置,变卖资产或是注销银行账户,出售有价证券和不动产等,并在2013年7月1日前处置完毕。对新入职、任职人员,需从任职日起6个月内进行相关处置事宜。作为遗产继承的境外资产,则需要在继承之日起一年内处置完毕。 

  对“将来时”的资产,则采取严厉禁止的原则。法律生效后,任何俄罗斯的官员和议员不得在外国开设存款账户,购置不动产和有价证券。违法者必将被追究责任并以刑法典进行处置。在此法案生效后离开俄罗斯公务员队伍的人,本人及其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在其离职后3年内也不得在国外开设账户或在国外购置资产。但用于医疗和教育的账户不在法律调整范围内;安全情治部门人员用于工作之需的在国外的资产和账户也不在法律调整范围内。 

  为此,反腐法修正案建议修改刑法典第289条第1款。违法在境外持有资产的官员和议员,若第一次违反法律,将被处以500万到1000万卢布罚款。如果是第二次违法或仍持有高价值不动产和存款,可判刑5年,并在3年内不得任职。 

  据悉,此法案若是获得通过,将从2013年1月1日起生效。 

  克里姆林宫态度明确: 

  反腐必须监管官员境外资产 

  修正案的倡议者们指出,他们之所以针对反腐法提出修正案,是因为俄当前腐败之风猖獗,必须加强管理和监督国家各级官员和议员的境外资产,以此完善反腐败法。倡议者们还指出,反贪反腐必须也要在掌有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的官员和相关人员的层面展开,否则反腐二字只是空谈。 

  此间有分析人士指出,国家杜马目前的两个反腐法修正案版本,都是加强监管官员、议员境外资产。同时向社会披露“一软一硬”两方案,是克里姆林宫向外界释放信号以试探社会反应。“尽管克里姆林宫有明确的态度,要打击腐败就务必严格监管官员的国外资产”,但在议员提出的两个法案的态度上并没有偏向。 

  分析专家指出,现在不少俄罗斯年轻人从政,“他们既想要钱,又想有权”。现在提出“在钱财和权力上只能选择其一,不能同时脚踩两只船”。“如果想在法国的圣特罗佩有别墅,就不要从政或当议员”。这也是当今世界多数国家对官员规范的普遍实践。 

  8月7日,俄罗斯著名音乐人安马卡列维奇给总统普京写了一封公开信,指出腐败现象的普遍性,并指出俄罗斯行政、立法、司法多个层面都存在腐败现象。据他所掌握的情况,腐败面已达到95%。他在公开信中直言不讳地对总统普京道:“我不相信,你会对人民选举你为总统的国家的这种腐败状况置若罔闻”。 

  普京在给马卡列维奇的回复中表示,民众关注各种问题是好事。如果能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和思路则更好。腐败在俄罗斯不是一个新问题,也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它是俄罗斯的一个顽疾。要改变社会的思维,仅是高压手段远远不够。 

  触及切身利益: 

  法案遭反对执行也存难题 

  严管境外资产法案的提出,遭到俄罗斯不少在位官员的强烈反对。因为这触及了他们的切身利益。 

  国家杜马预算税收委员会主席安巴顿卡罗夫认为,法案中的确提出了不少好的东西,但不能过了头。只要是诚实劳动所得,且已公开申报,那么在境外拥有资产就是合法的。若是不问缘由,一概禁止和限制官员在国外拥有资产,不符合宪法精神。现在欧洲陷入债务危机,不动产减价,若是此时出售在境外的资产,那么连购房成本都收不回来。巴顿卡罗夫指出,他在国外就有两处地产,共2915平方米。据统计,目前有18名俄议员及其家人在境外拥有房产,他们在国外的房产总面积达到8500平方米。这些议员讽刺道,这个修正案的提出,“可能是某些议员在夏天闲着没事做,突发异想而为”。 

  国家杜马安全委员会副主席阿希什泰恩则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既然要求议员、官员申报收入和禁止拥有国外资产,那么强力部门的官员、军人也不能例外,国有大型集团公司高管更不应例外。他指出,对情治部门来说,他们个人在国外拥有资产很容易被外国情治部门利用,作为招募的诱饵以及抹黑的借口。 

  国家杜马副主席谢热列兹里亚克估计,反腐法“硬修正案”可能会得到社会的广泛支持。但问题是,即便修正案获得通过,在执行上也有一定难度。例如,如何确定官员及议员国外财产的多少,如何进行法律的鉴定和界定,特别是调查强力部门在国外的资产十分困难,没有外交部的配合是不可能做到的。此外,他也提出完全禁止官员拥有国外资产,是否符合宪法原则等。 

  政治分析师格戈洛索夫指出,尽管克里姆林宫对于监管官员及议员境外资产持赞同态度,但法案即使在国家杜马的秋季审议中获得通过,也可能是一个“不痛不痒”的法案。“要知道,立法者是不会把绳索套在自己脖子上的,他们会千方百计找到规避的方式”。